只因生女嬰 婆婆對我動粗

對於生活中的絕大多數的女性而言,面對婆媳關係是一個必然性問題,如何面對該層關係很重要。

獨自走回去的路上,我仔細回想阿姨之前的言語,恍然大悟。我早該知道的,劉剛是獨子,父親又不在了,阿姨想要個男孩的心,該有何等迫切!

秘密產檢

“小芳,明天去做個產檢吧,阿姨陪你去。”5月25日早上,劉剛的媽媽笑眯眯地和我商量。“好啊!”我不假思索地答應了。摸摸日益隆起的肚子,我體會到了做母親的喜悅與驕傲。自從跟劉剛從江蘇打工的地方回到安徽老家,劉剛媽媽一直對我很好。

劉剛是家中獨子,他父親去年外出打工,做活時從腳手架上跌下來,不幸去世了。今年春節前夕,正和劉剛商量回誰家過年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懷孕了,劉剛媽媽在電話裡非常激動:“剛兒啊,領你媳婦一起來咱家過年吧,媽媽好好給她補補,我什麼念想都沒有,就指著抱孫子了。”

就這樣,我隨劉剛回了安徽,小半年過去了,雖然安徽離湖北也很近,但他媽媽怎麼也不肯讓我回家,怕動了胎氣。

第二天,劉剛租車把我們送到了縣裡。奇怪,阿姨帶我在巷子裡七拐八拐,卻不領我去原來做產檢的縣人民醫院。來到一個小診所裡,阿姨說話了:“小芳,終於有5個月可以查性別了,咱們今天來查查,也好放心。”

雖然知道私底下查胎兒性別不好,但我也沒發表什麼意見,反正男孩女孩都是自己的孩子,有什麼區別呢?只是阿姨滿臉的緊張,讓我心裡也不安起來,萬一是個女孩,他們母子會怎麼想呢?

長不大的孩子

劉剛遠遠地跟著我們,四處張望,跟個小孩子一樣。

看著他滿臉無所謂的樣子,我心裡一陣緊似一陣地失望。

2008年8月,我隨堂姐到江蘇一個服裝廠打工,廠子是劉剛一個遠房親戚開的,劉剛在廠裡當質檢員。剛去那會,我手藝不過關,做出來的衣服總有些這樣那樣的小毛病,但劉剛從來不會當眾說我或者扣錢什麼的,總是當場驗收透過,暗地裡再偷偷塞給我補救一下,甚至直接放在合格品裡矇混過關也是有過的。

他的暗中照顧,我都記在心裡,沒人的時候,也偷偷給他塞個蘋果、香蕉,他總是微微笑著收下,很開心的樣子。

慢慢地,我的手藝越來越好,不需要他開後門照顧了,給他送水果的習慣卻保持了下來。劉剛長得稱不上帥氣,但他溫和的樣子,就跟小弟弟一樣,很招人喜歡。

劉剛比我小一歲,那天,我開玩笑地跟他說:“要不你做我弟弟唄,反正水果不會少你的,每天都給你水果吃,好不好?”劉剛卻有些生氣的樣子,板著臉一字一句地說:“我不是小孩子!”

他這是怎麼了?

第二天,劉剛把我堵在宿舍門口:“做我女朋友吧,我會照顧好你的。”我答應了。

跟他在一起的日子很開心,雖然沒錢,但我們有說不完的話。可是跟劉剛回老家以後才發現,他真的還是個孩子,一到他媽媽面前,智商瞬間降到零,什麼事情自己都不肯動腦子,只顧照著他媽媽的話辦事,不管有理沒理。

左右為難

產檢的結果當場就能看清楚,是個女孩。

劉剛媽媽一句話沒說,鐵青著臉先走了。劉剛居然也跟著她回了家,把我晾在了一邊。

獨自走回去的路上,我仔細回想阿姨之前的言語,恍然大悟。我早該知道的,劉剛是獨子,父親又不在了,阿姨想要個男孩的心,該有何等迫切!

可事已至此,我還能怎麼辦呢?懷女孩也不是我的錯啊。

從那天起,阿姨再沒給我做過飯,不管我吃了沒吃,之前的悉心照顧,轉眼變成了橫眉冷對;劉剛半年沒出去幹活,身上幾乎沒錢,哪顧得了我?

萬般無奈之下,我給湖北老家的父母打了一個電話,他們約了一個時間,讓我到車站等,連劉剛一家面都沒見,把我接回了家。

回家後,爸媽跟我攤牌了,要麼把孩子打掉,要麼生下來以後送人:“你才22歲,又沒結婚,以後帶個孩子,還怎麼嫁人?”我知道爸媽很傷心,他們這樣絕情也是為我的將來打算。我一直拖著拖著,拖到現在,都快要臨盆了,還是下不了決心,其實我找到你,還是想問問你的意見,這個孩子,我該自己帶著,還是聽爸媽的話把她送人呢?

免責聲明:

  1. 本站內容僅供參考,不作爲診斷及醫療依據,一切診斷與治療請遵從醫生指導

相關推薦